一盘瓜花慰乡愁

石家庄日报客户端

2022-05-20 10:19

春末夏初,正是南瓜疯长的时节,也是我乡愁疯长的时节。

儿时住在乡下,每年的这个时候,母亲栽种的南瓜便一朵一朵地开花,每一朵娇嫩又金黄,金灿灿的一片,煞是好看。母亲说:“这雄瓜花并不会结瓜,不如摘下来做成美食,它富含维生素、矿物质等,对身体大有裨益!”那时我小,才不管对身体有没有益呢,只要听到吃的,我就无比兴奋地拍手叫道:“好呀好呀!”后来我学了医学,从《中华本草》中了解到,南瓜花性凉,能清湿热、消肿毒,对治黄疸、痢疾、咳嗽、痈疽肿毒等有奇效。

母亲将瓜花一朵一朵摘下,竹篮里瞬间装得满满当当的。一大把一大把橙黄鲜灵的南瓜花,有的完全绽放、有的还是羞答答的花骨朵儿,娇艳欲滴。

母亲将刚摘回来的瓜花剥好、洗净,然后热锅上油。不一会儿,油在锅中咕嘟咕嘟地冒着泡泡,随后母亲将瓜花裹上一层面衣之后,娇嫩的南瓜花一朵又一朵如小鱼儿轻轻跃入油锅,从舒展到微微蜷缩被炸得金黄酥脆。

记忆中,曾经在无数个初夏的午后,我无意间经过厨房,看到母亲正在忙活着炸南瓜花,时不时有几只贪吃的蜜蜂追着花儿绕圈圈,久久不忍离去。那时候心里总会不由自主地感到畅快,同时,耳边仿佛回响起母亲经常念叨的一句话:“炸瓜花,它们要开进嘴巴里喽!”嘿,又滑稽,又馋人哪!

明明只是一件小事,不知怎的,被我牢牢刻在心上,久久不能忘怀。

也许,是因为母亲带着爱在给我们炸南瓜花,或者,也是因为南瓜花太过于美味,彻底征服了我的味蕾。

每年春夏之交,家里小院的南瓜花开得张扬、开得欢快、开得无拘无束、开得满院金黄。

母亲很会做瓜花美食,清蒸、素炒、瓜花酿、瓜花酥……不一而足,但无论哪一种,都有着清清淡淡的香甜。也就是因为这股香甜,让儿时的我每到初春就心心念念着瓜花美食。所以,一入夏,母亲总会早早起来到院中摘瓜花去,当我清晨醒来时,桌上已是母亲精心备好的“瓜花宴”。我的童年就是沉浸在这普普通通却又丰富多彩的“瓜花宴”中,所以,记忆中的童年总与花和乐相关。

时间过得真快,转眼间已过去了十多年。如今,母亲早已作古,而我也已在异乡的小城成了家立了业。但每到初夏,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故乡,想起母亲,想起那满院金灿灿的南瓜花,想起那满桌散发着香甜的“瓜花宴”。瓜花是普通的瓜花,母亲亦是普通的母亲,可是,勤劳的母亲却用浓浓的爱将普通的瓜花烹制成一段金灿灿的岁月,温暖着我的整个童年。 (甘  婷)

编辑:雅洁 责任编辑:雪松 惠玲